坊间
Crafts
坊间

溪山工坊,作坊式的制作方式,手工为主。其家具制作背后的逻辑,是延续而不是结束木头的生命。吸收了天地之华的树木,在这里加入了人的气息、人的审美,质配以文,转化为具有实用性质的艺术品。


Pure workshop, where traditional handcrafts continue. Through old-day crafts with human touches, the life of woods is carried on and transformed into furniture artworks. 



溪 山 用 料


坊间


∕  楠 木 老 料  ∕ 

中国特有的珍贵木材,有香气,不易变形和开裂。「溪山清远」选用的楠木全部为拆房老料。与新料相比,色泽沉稳,金丝隐隐若现,似静水流深。


∕  铁 梨 木 老 料  ∕ 

有几百年历史的拆房老料,质地坚硬,温润稳重。铁梨木老料是明代家具四大用料之一(王世襄《明式家具研究》),且明式家具自古有“金边铁足”一说,是制作素简家具的理想木材。


∕  白 酸 枝  ∕ 

优质的白酸枝产自缅甸,是制作古典家具的传统木材,极具收藏价值。木质坚硬细密,稳定性高,打磨后润泽瑰丽。


∕  北 美 黑 胡 桃  ∕ 

盛产于北美洲, 「溪山清远」选用FAS级北美黑胡桃木,质感朴素内敛,纹理优美流畅。





溪  山  工 艺



备工



坊间


「溪山清远」考察每块木料的木纹走向、肌理之美,把它用在最合适的器物、部位上,使它在结构、功能和美感上的价值得到最大发挥。「溪山清远」认为,这是对每块木头的珍惜和善用。





溪  山  工 艺





坊间

坊间


除了向前辈学习,「溪山清远」创始人还师法古人,拆解自己收藏的老家具,研究其榫卯结构;相比于其他朝代,明代家具的榫卯结构,是最完备的;「溪山清远」在所有家具作品中,完整恢复明代完备的榫卯。





溪  山  工 艺





坊间


好的打磨让人在触摸到木材肌理的同时,有如履肌肤的细腻感受。「溪山清远」恢复传统的刮刀刮磨工艺。





溪  山  工 艺 / 烫 蜡




 无



手工刮磨和打磨之后,是烫蜡。使用天然蜂蜡,通过高温加热在表面形成半防水性的保护层。蜂蜡会慢慢被木质吸收,因此需要后期持续打蜡养护。蜂蜡不怕磕碰剥落,不氧化变色,便于随时养护和修复。





溪  山  养  护


坊间


使用环境会对实木家具的木性造成影响,请尤其留意以下因素:


∕  湿  度  ∕

实木最适宜的湿度条件为55%~65%,室内过于干燥时可配置加湿装置。


∕  温  度  ∕

放置高温的杯盏、器皿等,请配置隔热垫。


∕  阳  光  ∕

过于强烈的阳光直射,会使木质褪色,表面变得干涩。避免将实木家具长期暴露于强烈阳光下。


∕  斑  渍  ∕

如沾染茶水或油渍,请擦拭干净;待干透之后,如果形成斑渍,可擦涂蜂蜡,即可恢复如初。


∕  擦  蜡  ∕


为保持木质的滋润,建议定期给家具打蜡:

1、先清洁家具表面,然后像擦护肤油一样,用海绵或棉布蘸取少许蜂蜡,以打圈方式轻轻擦涂均匀;

2、放置半天或隔夜,待蜂蜡吸收。如仍有浮蜡,可用干布擦去;

3、每一至两个月打蜡一次。





溪  山  团  队




溪山工坊的匠人团队,人数不多,不到20人。2009年「溪山清远」开始做第一件家具时,跟着几位创始人同吃同住,同在车间死磕的工人,仍然和「溪山清远」在一起;更多则是在品牌逐渐成长的过程中加入的。


溪山工坊对工人有自己独特的要求:最主要的,可能是绩效考核不以制作家具的数量计,而更强调慢下来,静心做,放下心里的火气做,忘掉生活的烦恼做。


在溪山工坊,尊重二字,不仅体现在创始人与工人师傅之间,也体现在工人师傅对待家具器物的态度上。一个人将就着可以抬的家具,一定两个人抬;一只手将就着可以挪的家具,一定两只手挪;用脚可以将就着的时候,一定用手。

这种对器物的尊重,反过来滋养着工人自身。


除了创始人对工人的要求,工人们有个自发的好习惯:在「溪山清远」初期,作坊空间小,每天有大量木屑、木粉,冬天取暖设备不好,滴水成冰,工人们仍然在每天的劳作结束之时,清洗工服,洗澡洗头,换上干净的衣服和鞋子,即使忙活完已是黄昏,即使第二天又是周而复始的一天。


这些琐碎的要求,生活的细节,都会反映在制作完成的家具细节之处。


随着溪山工坊从北京迁到烟台,一方面工人的工作和和和住宿条件得到极大改善,另一方面,几位创始人工作的重心,也随之转移。虽然工人们都跟着品牌多年了,仍需不断与之沟通,对制作过程把控,才能确保「溪山清远」的产品在工艺之上的、最为重要也是最不易把控的器形、气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