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现气度,'椅'纳乾坤

 话明式圈椅

圈'现气度,'椅'纳乾坤

圈'现气度,'椅'纳乾坤


在王世襄先生《明式家具珍赏》序言中,画家黄苗子形容明式家具:“每一根直线和曲线,每一个由线构成的面,配合呼应形成的空间分割,是如此恰到好处,使人产生一种稳重中有变化,严谨中带灵活的美感。中国艺术是善于把畸和正、简和繁、动和静、险和夷这些矛盾统一起来的。而从水墨画到家具都巧妙地发挥简和静之美,艺术家们追求的是用极其简练的艺术语言恰到好处地表达事物的外在与内涵。”


在讲究等级的中国家具之中,圈椅在坐具之中等级较高,一般供一家之主或有身份的客人使用。

 

圈椅的圆形椅圈,是其与其他坐具相区别之处,既暗合了中国“天圆地方”的哲学思考,使用起来,又使坐者保持威严、端庄之态,同时圈椅自身外观俊美挺秀,被国内外艺术收藏界人士誉为“古今中外第一椅”,并成为近代西方设计大师的灵感缪斯。


/

发展

/


最早的圈椅,可见于唐画和宋画,如周昉的《挥扇仕女图》,收藏于台湾故宫博物院的《折槛图》,以及李公麟的《会昌九老图》。

 

在前两幅画中,圈椅靠背为格栅立柱,扶手卷曲,显得富丽堂皇,并有异域风情。而在李公麟的画作中,已逐渐趋于简洁,更接近后世的圈椅结构。


从圈椅的变化可知,一把椅子的形制,从最初的夸张、繁复,到渐渐脱略其形,直至演变成最后成熟的结构和韵味,经历了几百年。直至现在的千年以后,结合了使用之善、外观之美的明式圈椅,穿越了岁月,在不断打动着、滋养着其使用者。

 

'圈'现气度,'椅'纳乾坤 —— 话明式圈椅


圈'现气度,'椅'纳乾坤 —— 话明式圈椅

 

圈'现气度,'椅'纳乾坤 —— 话明式圈椅


'圈'现气度,'椅'纳乾坤 —— 话明式圈椅


圈椅发展至清代,不乏优秀作品,但结构上有一点显著的改变,前腿与椅盘上部的联邦棍不再是一木连做,后腿也断为两截。椅子的上下部分,同时从原来的一木连做,变为现在断开的两个部分,结构的稳定性和坚固性有所降低。


明式圈椅和清式圈椅另外一个主要的不同,在于气韵。明式家具是文人气质,简洁俊朗,清式家具往往装饰繁复。


'圈'现气度,'椅'纳乾坤 —— 话明式圈椅


其实,清代及至民国,有众多优秀的家具作品问世,但究其风格,往往仍是延续明式,可见明式家具的穿透力。


/

榫卯

/


圈椅所应用的榫卯,主要有以下几种:


圈'现气度,'椅'纳乾坤 —— 话明式圈椅

楔钉榫:椅圈几段弯材的连接


 

'圈'现气度,'椅'纳乾坤 —— 话明式圈椅

椅腿与座面的连接

完整恢复明式榫卯

另请注意

椅腿的截面,也是外圆内方

这是一个不易察觉的细节

 


'圈'现气度,'椅'纳乾坤 —— 话明式圈椅

座面攒框踩边成槽沟,安装软屉

(整齐的孔洞即是为软屉预留的,之后会嵌入竹钉)



/

安思远和他的圈椅

/


回到本文题图,此款圈椅,是“亚洲收藏之父”安思远旧藏黄花梨明代圈椅的复制品。

 

安思远原名Robert Hatfield Ellsworth(1929—2014),美国纽约人,亚洲艺术古董商。父亲是牙医,母亲是歌剧演员。曾在42岁时出版成名作《中国家具—明代与清早期的硬木实例》,将西方人对明式家具的认识提到了崭新的艺术高度。其后陆续出版数本关于明式家具收藏的书籍。安思远于2014年去世,翌年春,他收藏的四套成组黄花梨圈椅,在佳士得“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转场拍卖中,以超越估价12倍之多的968.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011万元)成交,创下了黄花梨家具同类品种的世界拍卖纪录。



'圈'现气度,'椅'纳乾坤 —— 话明式圈椅

 

'圈'现气度,'椅'纳乾坤 —— 话明式圈椅

 

一把圈椅,观看时,形制优美,使用时,舒适而有身段。文字可以言传的必定有限,要真正理解它,则须亲自使用,静静体会。用身体去感受体悟中国的器物、乃至其所蕴含的中国文化之妙

 

'圈'现气度,'椅'纳乾坤 —— 话明式圈椅

象外寻真——尹海龙书法篆刻展

中国美术馆

2017年3月

 

'圈'现气度,'椅'纳乾坤 —— 话明式圈椅

梦笔生花——当代语境中的文人艺术展

今日美术馆

2017年6-7月


'圈'现气度,'椅'纳乾坤 —— 话明式圈椅

上述展览对话嘉宾

左起:张大春,欧阳江河,李敬泽,冯唐




'圈'现气度,'椅'纳乾坤 —— 话明式圈椅

溪山清远生活馆


 



上一篇:无下一篇:无